电影《决胜时刻》:宏大革命叙事的艺术突破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庆典中,一部名为《决胜时刻》的献礼影片被认为是极其靓丽的鲜花。作品通过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激荡人心的故事,把人们的思绪一下子带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让人们倍感中国革命胜利的来之不易,从而更加真诚地热爱我们的党、热爱我们的国家、热爱我们的军队、热爱我们的人民,也更加坚定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作为国庆70周年的献礼作品,怎样写出新意,给亿万观众奉献既喜闻乐见又高品位的文艺作品,是摆在编导和演职人员面前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编剧何冀平,导演宁海强、黄建新,以及诸如唐国强、刘劲、王伍福、刘之冰等特型演员们不负众望,不仅按照预期圆满完成了创作任务,而且作品通过对在领导下的中国筚路蓝缕的革命征程的叙述,用电影这种艺术形式表现了新中国初创史。可以说,《决胜时刻》不仅给亿万观众提供了一部认识中国和中国革命的生动教材,作为一部宏大叙事的革命历史题材作品,还实现了思想艺术的新突破,给当下的同类作品提供了诸多借鉴和示范的经验。

  作为革命历史题材的宏大叙事作品,怎么提升作品品质?怎样在纷繁复杂的市场竞争中占据主动地位?这是摆在作家、艺术家面前的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

  写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作品,领袖人物形象塑造是成败的关键。交通部:预计国庆假期全国公路网交通量同比增长5%,而对领袖人物的形象塑造,历来都是影视界必须突破的重大课题,其核心是艺术形态的领袖人物怎么完成由形似到神似的转变。苏联在列宁逝世以后,对列宁的银幕形象塑造一直摸索了15年,直到1939年电影《列宁在1918》的问世,才真正完成了一个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的列宁形象。我国关于形象的塑造,从演员古月开始,早期只是形似的探索阶段,到了唐国强在《长征》中对形象的塑造,才真正完成了由形似到神似的艺术再现。这经历了十多年的艺术探索。唐国强在《决胜时刻》中扮演之前,已经有了40多次扮演的经历,但是这部作品比之过去还是有了创新。

  其实,在《决胜时刻》中,不论是扮演的唐国强,还是扮演周恩来的刘劲,作为重要人物的表现,都有新的跨越。这个跨越的重要标志,就是艺术家在作品中努力探索人物的内心世界,用心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极力避免人物形象的碎片化。在作品中,或慷慨激昂,或娓娓道来,领袖的睿智和胆魄、战略家特有的气质,在影片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三大战役之后的国共和谈,是和平解决中国命运和民族前途问题的最后一线希望,和谈破裂,归咎于反动派希望帝国主义干涉中国内政。

  在表现国共和谈的画面中,有一段中共领袖人物周恩来与张治中的谈判。的首席谈判代表张治中席间忽然冒出了一句话,说:“国共之争是兄弟之争嘛!”周恩来当即拍案而起,严正怒斥:“这是革命与反革命之争嘛!你们难道像兄弟一样对待我们么?你们从1927年算起,杀了成千上万的人,这笔账人民是要清算的!”这就是历史,这是有据可查的历史,这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实地再现于银幕。周恩来这些掷地有声的话语,真正反映了国共两党斗争的实质。像这样的细节和对话,是这部电影最能引发人们思考与心灵震撼的部分。如果说这部电影有什么经验值得总结的话,那就是电影如何真实地反映历史的本质。

  相当长时间以来,由于方方面面原因,我们的影视作品已经习惯把国共两党之争生硬地说成“兄弟之争”了,某些影视作品里国共将军们的台词,甚至常常用“各为其主”来说明两党的斗争,把复杂而尖锐的阶级之争说成是各为其主的江湖争霸,在我们的影视创作中已经见怪不怪。这部电影是几十年来中国电影第一次如此真实地表现国共两党斗争的本质,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这一点,应该值得中国电影界和整个文艺界认真总结和讨论。

  除了上边所述对领袖人物形象深化以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部作品把普通小人物的命运与重大题材叙事有机地融合一体。

  由于电影受众群体的变化,如何适应当下青年人的审美趣味,已经成为中国电影不得不思考的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这部电影恰恰在这方面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和实践。作品不仅让年长的观众喜欢,而且让年轻的观众乐于观看进而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并坚定没有就没有新中国的政治信念。作品在紧张刺激的谍战、百万雄师过大江、与唇枪舌战的谈判等一系列宏大事件中,非常巧妙地植入了的警卫队长陈有富、16岁的小卫士田二桥,以及新华电台播音员孟予这三个青年人的故事。他们与互动的细节,给整部作品增色不少,是这部作品区别于以往重大题材创作的关键情节。其中,为警卫队长陈有富和广播员孟予的恋爱牵线搭桥的情节,批准田二桥回乡探亲的情节,以及田二桥牺牲后看着田二桥带血的遗书潸然泪下的画面,都使作品产生了非常强烈的震撼力。如何在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创作中挖掘领袖人物的丰富情感,如何表现领袖人物与人民之间水乳交融的情感关系,《决胜时刻》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例证,它使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的创作有了一个全新的视野。

  《决胜时刻》虽然是一部献礼作品,但对当下的影视剧创作,有着全局的指导意义,是近些年来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创作的一个重要收获,它称得上是一部具有开拓创新意义的优秀作品。特别是在这类题材如何应对市场的复杂局面的探索中,《决胜时刻》无论在坚持正确的思想导向上,还是在艺术完美呈现上,都给当下的电影及其它领域的文艺创作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它也必将成为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珍贵记忆。(陈先义)